订阅本站
收藏本站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端木崇慧加拿大大学教授给2018年新入学同学的一封信-知识星球精选

频道:全部文章 标签: 时间:2019年03月15日 浏览:5次

端木崇慧加拿大大学教授给2018年新入学同学的一封信-知识星球精选

端木崇慧星球大法官@邵轩-公法 老师前几天倡议大家在新学期到来之际,给即将研习本专业的同学写一封信。我欣然响应,回想当初学计量经济学的的初衷竟然是觉得学会了可以通过预测彩票预测股票来改变贫穷的生活,不禁莞尔。
我文笔不佳只好先在星球抛砖引玉,今天的这篇文章我想从下面几个方面来和大家简单谈谈我对于作为经济学下三大基础方向之一的计量经济学(另两个方向是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一些感想:
1. 求学的起源;
2. 计量经济学究竟是什么;
3. 如何学好计量经济学;
一. 求学的起源
文首说到我选择学习计量经济学时实际上是懵懵懂懂的选择,从事后看来当时的决定多少有点误打误撞的意思。在我求学的年纪,十年前中国的经济学教育也才刚刚起步。
真正了解计量经济学的人实在是少之甚少,只有在中国最优秀的高校里面有那么一小撮人在做计量。事实上哪怕是从今天来看,大多数国内最优秀的计量经济学者,做的方向也都是偏纯理论,更像是介于统计学和概率学之间的研究。
所以在当时的背景下,在法国求学的我,选择计量经济学作为方向纯粹是偶然,身边没有什么中国人可以告诉我这门学科究竟在学什么,需要什么样的基础,如何才能学好。
我清楚记得当时申请图卢兹大学的经济与统计大硕士项目( magistère ) 完全是因为它是由拉丰当年回到图卢兹的时候亲手创办,课程设置完全按照拉丰当年在国立统计与经济管理学院( Ensae Paristech )学习的课程,强度比起一般法国普通大学课程要大许多,被称为法国计量经济学家的摇篮。

当时年纪尚轻,觉得名气大的必然是好的,也觉得年轻时候应该逼自己多学一些东西,便稀里糊涂进入专业开始了计量经济的学习。当然两年后我又去 Ensae 继续深造,后来又回到图卢兹跟随导师读博,而 magistère 这个项目后来由于图卢兹经济学院的成立也渐渐变得面目全非,这都是后话了……
总的来说我学习计量和我之后的求学经历其实都和我导师有关。我本科还没开始学计量的时候便已经听说他是法国最优秀的计量经济学者之一 (法国有许多优秀的计量经济学家,除了我导师之外,例如 Jean Marc Robin, Alain Monfort , 以及后来去北美的 Eric Renualt,Christian Gourieroux 等等都是当世大佬)。后来去 Ensae 是因为他的课我稀里糊涂考了满分得到了他写的推荐信,以及最后回到图卢兹跟从他继续博士。
我到现在依稀清楚地记得三个场景,一个是我去问他要去巴黎推荐信的时候,他说:「我记得你,我的课上你考得不错,拿着我的信你可以去巴黎,但是我更希望你留下来。」第二个场景是我在巴黎完成学业,原本说好的工作临时被变卦正一筹莫展的时候,他说:「我现在手上有一笔研究经费,可以用来资助博士,你愿意回图卢兹么?」第三个场景是毕业那天我做完结业报告的时候,他说:「今天是 XXX 博士毕业的日子,我非常为他感到高兴。他一直是我们很优秀的一个学生,虽然当中他去了巴黎,我们失去了他两年。但是好在最后他还是回来了。」
二. 计量经济学究竟是什么
正如我上面所说,虽然学习计量经济学可以说是因缘际会,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逐渐培养起了自己对计量经济学的兴趣。
我一开始以为计量经济学,只是用数字来预测股票涨跌,只是用来预测公司某个产品下个月销售量,只是把一些统计学的技巧运用到经济学问题中去,甚至只是各种数学符号的堆砌……然而在学习接触计量经济学十年之后,我对于计量经济学的理解究竟是什么,比起之前又有什么不同?
我默默想了五分钟,我想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对于计量经济学会抱有这么大的热情,那是因为对我而言,计量经济学是:一门与上帝博弈的科学。
生活中我们看到并且经历着各种各样的经济事件,这些事件小到鸡毛蒜皮油盐酱醋,大到包括身老病死贯穿着我们的一生。我们如果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象成是偶然,这样人的一生便是上帝掷骰子,正所谓今日不知明日事,一到无常万事休。
只是万事由命的说法未免太过宿命论,人本来就是不甘心被命运 100% 支配的,并且一直坚信偶然中存在着必然。俗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如果说命和运无法为人力所左右,那么风水,阴德,和读书则全都是可以依靠人为得选择和努力所改变。所以自古以来人一直在找寻上帝掷骰子背后的规律,并试图改善自己的生活和生存的环境。
从事经济理论研究的经济学家用模型刻画出了人的各种经济行为背后的经济学原理,解释了一些行为的动机。其中最基本的原理就是「成本和收益」原理,日常生活中的许许多多的行为都可以用成本收益的原理来解释。
但是理论不是万能的,因为成本收益的另一面是权衡利弊,所谓的权衡利弊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常说汝之蜜糖,彼之砒霜,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们光有理论并不足够,经济学与自然科学不同的地方在于:自然科学中在地球上一百只苹果从树上掉下来都会掉到地上;经济学中一百个人在面临相同的事件的时候决策会完全不同。这是经济模型的「局限性」,也是上帝不想让人看透而耍的「小心思」,一方面是因为在经济学中模型只是一家之言,对于不同的现象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解释。
另一方面是因为上帝给予每个人不同的禀赋和偏好,这就好像圣经里面也有说到骄傲自大的人类想要建造巴别塔通向天堂,上帝感到又惊又恐,为了组织人类的「变乱」,使得不同的人有了不同的方言口音。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关于经济学实证中方言对于经济活动的影响见下文:
方言消失的危害有哪些? - 颢卿的回答 - 知乎
链接:
所以我们在现实中看到的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选择,这给人类识别人类行为以及现象背后的「本质」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索性我们有还有计量经济学,在现实中我们观测到的数据「象」,我们对同样的现象可以有许多次观测,并且强大的现代科学手段帮助我们轻易地抓取并且记录这些数据。加以统计科学手段以及强大的计算机处理能力,我们可以结合经济学家的理论模型来找寻数据背后的「真理」。
而一次次找寻「真理」的过程便是计量经济学家一次次寻求去伪存真,帮助理论经济学家找出最合适解释现象的模型,发现解释漏洞的过程。也是计量经济学家一次次和上帝进行博弈,在据背后千丝万缕之间探索上帝是如何掷骰子的真谛的过程。
比如说如何处理数据中上帝加入的「扰动项」(看不见的运气),如何解决观测不到的「异质性」的问题。后者除了不同人的有不同的运气以外,对于可以观测到的变量不同的人因为禀赋不同可能对于条件的反应也会不同。例如:同样十块钱,对于节俭和奢侈的人的作用是完全不一样的。
错误的假设和对于数据不谨慎的理解会使得计量经济学者作出错误的判断(例如颠倒因果)。错误的判断不断对于学科的发展有长远的影响,也会影响我们对于政策的制定和社会现象的理解,对我们的生活造成误导。另一方面过于小心翼翼的假设和缺乏想象力和经济学知识的计量经济学者又往往会固步自封的到过多无用的结果而永远无法触及上帝的意图。
这就是计量经济学有趣并令人血脉贲张的地方:想到作为卑微的凡人可以利用科学工具挑战上帝,和上帝博弈。还有什么比这个狂妄且浪漫的事情么?
三. 如何学好计量经济学
如何学好计量经济学是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这就好像如何经营好一段感情一样,对于学习我相信不同的人一定有各自最合适自己的方法。同时正如学习其他学科一样,学好任何一门课,我觉得对我而言有两个条件是必不可少的:热情和基础。
热情是学习一切知识的动力,如果没有热情哪怕是再擅长的学科读起来就会觉得索然无味。这就好像哪怕是写得再动人有趣的科幻小说,遇到一个对科幻题材完全不感兴趣的读者,恐怕最多也就是勉强一读,大多数时候总是觉得牛嚼牡丹索然无味的。
如何培养热情这是很难具体说的话题,对我而言首先如果你能耐心读完这封信,那至少说明你对计量经济学应该有一定的热情和兴趣。除此之外,因为计量经济学是在经济理论和数据之间架起的桥梁,所以光对经济理论有兴趣是不够的。
培养对经济理论的兴趣可以从阅读一些短小有趣并且有质量的经济学理论读物开始(例如魔鬼经济学……),然而除此之外计量经济学还需要对数据的敏感度,有一定的编程能力,以及不差的数理统计基础。
下面这段可能有点枯燥,我想了下对于本科生/研究生来说,在开始计量经济这门课的学习(当然这里是指基础的计量学习:线性模型)之前最好参考掌握一下知识点(这也是我对自己课上学生的要求):
概率:随机变量,随机向量,概率分布(联合分布,边际分布,条件分布),密度函数,分位数,期望值,方差,条件期望,条件方差,常见概率分布(正态, Chi-square ,学生, Fisher );
统计:随机样本,样本平均,样本方差,样本分数,概率收敛,分布收敛,估计量,无偏概念,有效性,大数定理,中心极值定理,置信区间,假设检验;
至于相关参考书籍对于初学者来说我推荐下面几本(前两本均有中文版,第三本推荐英语和数理基础比较好的同学):
1. Jeffrey M. Wooldridge, 2015, 「Introductory Econometrics: A Modern Approach」, 6th edition, South-Western College Pub
2. Stock, J., Watson, M., 2014, 「Introduction to Econometrics」, 3rd edition, Pearson Education.
3. Davidson & McKinnon, 2004, 「Econometric Theory and Method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结束语:
论语说: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意思是默默地学习知识并不觉得讨厌,教诲别人也不觉得厌倦有什么难的呢?然而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要做到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对于每一个学生和学者都是很难做到的事情。而要真的做到学而不厌,除了要有上文说到的学习计量经济学的热情,扎实的基础之外,也要有一颗不惧怕困难,哪怕是有几次考试没考好,研究面对挫折失败也不忘初衷的勇者之心。
其实相比上面那句,我更喜欢论语中的另外一句: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无论是学习理论经济学还是计量经济学,要真正学好一门科学我觉得知者不惑只是基础;在开始学习和研究之时我们要心怀仁心,仁者不忧;而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也要具备战胜困难的勇气,做一个勇者不惧的学者。
知易行难,与诸君共勉,预祝新学期愉快。
本文来自「颢卿-计量经济」的主题,更多精彩内容请加入「真知拙见 KnowledgeHot 」的星球查看。

如果你有优质的内容,欢迎将投稿发送至知识星球邮箱「support@xiaomiquan.com」。